file

中国- 从梦中情人到诗的源泉,从蒙灰的镜子到长路漫漫

和很多加拿大移民一样,我们选择了移民。当移民官问我们,为什么要移民,和很多人的答案一样:为了更好的未来。移民三年后当我们宣誓入籍成加拿大人,根据中国的法律,我们的中国护照自动作废,于是我们失去了中国国籍。无奈之中,我曾经这样写过:

从此中国的关口,
我是放逐的外族,
不再是自己的一部分。
无论我的脸依然中国,
无论我的情结依然中国,
无论我的爱依然中国,

。。。。

此后我成了加籍华人,
一种漂泊关外的身份,
一件乡思莫及的嫁衣。

在我们这些加籍华人中,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从此把中国当作梦中情人。虽然我们身在加拿大,但那一份初恋情怀难忘难舍,对中国的爱依然无法割舍,对离开中国的痛也是刻骨铭心。只是因为有了天各一方的距离,反而更能体会这份爱,也更能看到东西方的不同,更懂得如何去创造生活和珍惜生活。

这些年我们为中国的进步和发展而开心骄傲,也为存在的一些问题而揪心。有些移民看到国内的同学生活发展得更好,于是选择海归。更多的在反思为什么移民?经过各方面的权衡,很多人像我这样决定留在加拿大生根发芽,把加拿大当做第二故土和亲密家园,因为我们还是为了同样的答案:更好的未来。我想不管在哪里,我们还是中华传人,现今世界是全球家园,世界一体化,各种文化交融在一起,我们愿意在异国他乡增添着人生不同的阅历,接受新的挑战,开创一片新天地。虽然有时会很苦,一种无根无依的痛苦,但也有一些惊喜。人生是一次次旅程,中国华人以往的叶落归根,聚在一起的思维,我想今天也有了很大的改变。今天还是象以往一样需要华人生根于世界各地,拥有开放思维和全新体验。

其实我也要感谢离开。正因为离开了,有了距离,我才更体会到中国传统历史文化的可贵,更渴求精神文化的认同和共鸣,更理解东方特有的历史哲学渊源深厚,深深地扎根在我们的思想和表达中。2003年我尝试英文诗歌创作,潜意识中我把东方的哲学思维和古典意境美与西方文化中个性的自由和提倡真实的自我,融合起来。而中国情结也成了我诗歌的源泉。我的诗歌以其东方古典意境和朴素自然的情怀深得西方诗歌界的好评,所以倍感中国传统的诗歌精髓和文化底蕴是我们应该传承和发扬的。当一些朋友放弃让孩子学习中文时,我们坚持让自己的孩子努力学好中文,并组织华人诗人协会开办华语诗歌朗诵比赛,和诗歌中英互译活动。在海外,我们都是在紧张的工作之外,从事诗歌创作,是一份爱,一种力量和一份不舍让我们坚持着。现在回顾起来,和很多海外华语诗人一样有着这种爱和恨的情节,我们写着不少抒发对祖国的乡愁情诗。比如这一首,中国在我的记忆里成了一个美丽沉静的女人。

从多伦多到北京到上海,
广义相对论认为空间是弯曲的,
更广义一点, 你知道你从来没离开过。
对于远方和家乡, 你的笔会画上一个圆,
更近去看其实是一个人。
她的头发象树枝茂密,一群蓝鸟在里面安静地做巢。
她的眼睛是后山围绕的湖泊,你记得在那里漂过水花。
饱满的月亮是她的脸, 挂在你树影婆娑的前院。
羞涩时会藏起来并且披上薄纱。
你曾经夜深难寐,画饼充饥。
这时你会添上四肢, 就象漫长的河流以及纵深的经络。
并且贪婪地把诗经的句子取了一瓢又一瓢。
难以涂抹的永远是中间的那座城堡,那就是心房,
你听得见天坛的回音, 久叩的门响了又响。

2007年我们带着7岁的儿子回国探亲访友,三个星期走过四个省六个城市,看到中国处处在开发基建,一片繁荣景象。但也发现污染严重。因为是酷暑,我们每到一个城市就盼望下雨,盼望雨水冲刷灰尘带来凉爽。住在秦淮河畔的高级公寓里,却不敢开窗,除了噪音就是扑面而来的臭气。回想十多年前在南京大学读书期间,每年灯会徜徉在秦淮河畔,现在却是绿茵茵的臭水沟了,很不能理解。这不是我记忆里的初恋情人!也不是我梦中情人!是谁损毁了你的容颜?是谁透支了你的青春?我儿子好奇地问我为什么住在这里的人象习以为常了,视而不见呢。。。很可悲,我无法回答他。回到加拿大后,看着这边的蓝天碧水,简朴广阔的自然,我更希望中国也这样干净着简单着美丽着,而不是琼楼玉宇满目,废气和臭水并存。

2009年,一次英文诗歌作坊中,一位印度老太太分享了她一首关于加拿大购物店的诗,讲到所有一元店的商品都是中国制造,其他很多店的也是。她说这是中国在剥削加拿大,让加拿大很多人失业,从而贫穷。加拿大应该抵制中国产品。我很激动,虽然本着讨论诗歌,应该冷静开明的原则,只表达对诗的看法,但我还是问到她的背景,了解到她来自印度,是家庭妇女,很多的看法是来自她退休多年的移民官的老公。于是我和她开始了理论。我问她,知不知道每一加元中的利润比中谁获利最多? 是中国公司,还是北美公司?我告诉她,每一个中国工人的可怜又可怜的工钱?还有他们在什么样的工作环境下加班加点赶制生产而没有像加拿大人这样享受加班费的?很多中国进出口公司和生产制造商被国外公司拖欠着款项,因而破产?现今的世界已经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说中国剥削加拿大,现在是自由贸易,为什么加拿大还处处引进中国产品呢?说到底不就是因为中国产品便宜,而且可以满足北美商人的利润最大化! 事后,我觉得我应该冷静,一次的理论难以说服某些人根深蒂固的观念,于是我写了首诗:中国制造,并列举了详细数据和具体事实,来表达了我的观点,希望擦亮大家的眼睛。同时我也在反思,我们不能一味地责备西方人对中国的不信任,今天我们华人自己很多也对中国市场和中国产品产生了严重的信任危机。在中国60年国庆庆典之际,友人回国给我描述了庆典活动,也谈到东西方的比较,我很想回国看看,所以写了一首:

不过一封信而已,严格说一封普通的电邮。
打键盘的手却停下来,定住乡思两个字。
你很想现在就发送,飞过国界,越过太平洋,
就象高坡上一片叶子传送风的讯息。
可能吗?月亮照在你幽蓝的护照本,
彼岸,一次次签证你才能抵达。
鲜红的印章,凝成异域的归盼,
宣誓的手举起来,泛起你红旗下的眺想,
一次次彩排,雀跃的心。
你的手掌多么愿意随着她一起拍动,
缺席是一种无奈的伤痛。

回归的友人说着不变的还是这一切,
她的语气被庆典的祥云中和。
当然多伦多的天比北京更蓝,
潜台词并没有多少意外。
京城的天空本来就灰,
尽管在一片红旗的彩排下。
也许这是你缺席的另一种说法。
尽管如此,如此如此,
你还是想做个鼓掌的群众演员,
让心情跟着雀跃庆典。
这时候你不会去读奶粉的消息,
股市的曲线,以及空气中的指数,
掌声,掌声如潮。

2012年四月我收到来自中央电视台-华人故事栏目组邮件说希望采访我。我开始不太相信。因为我在加拿大写诗办诗歌活动多次,主要还是接触西方英文媒体,很少接触中国媒体。所以很意外。当时我家老人的第一反应是骗你的吧,或者是要赞助费,播放费吧。我说我在加拿大这里,被媒体多次采访并播放,从来没有被要求收费过。中国也不会的。但是老人们还是质疑。当我收到邮件确认免费后,却流了眼泪。突然觉得这么多年的坚持很值得,这样一条孤独的路,被远在地球另一方,自己的家乡和祖国认可了,好开心,好感动。我是幸运的,一路走来,写诗出书得到了很多鼓励和支持,有加拿大本地人和媒体,也有很多华人,大陆,香港和台湾的。其实不论我们处在何方,总是有很多人在支持着各种积极向上,健康美好的事情。我很高兴中国媒体关注着海外很多努力奋斗的华人以及他们的故事。

2013年我再一次回国,很高兴秦淮河改善了不少,我也看到各地的高速公路建设得很好,绿化也不错。在回老家的路上,苍翠的山,宽广干净的路,我不由得动了心:老了,我回来住在这里,和儿时的玩伴,家人一起看看山,想想往事,多好! 可是回到家里,到吃饭的时候,却不能吃上自己家乡种的米,因为家乡的水和土被附近的化工厂污染了,需要很多年才能恢复。我的心一下凉了。为在这里世世代代居住的父老乡亲痛了起来!为这里美丽富饶的山水心痛!美梦就这样被惊醒,我的中国,真的只是梦中情人?中国这面蒙灰的镜子,何时才能擦亮?长路漫漫,我为你担忧!

今天我写下了我眼中的中国,但我想我眼中的中国是什么样的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生活在这里的,在中国的父老乡亲,您们眼中的,您们生活中的中国是什么样的。今天怎么样?明天又会怎么样?中国在养育着我们,我们也在养育着她,长路漫漫,朋友,亲人,父老乡亲,中国保重!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oetry.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