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詩粹】星子安娜譯作精選|鏡子與窗戶

wePoetry

【海外詩粹】星子安娜譯作精選|鏡子與窗戶

Thank WePoetry 【海外詩粹】for a special issue of poetry and translation for 《Mirrors and Windows/镜子与窗户》 ( 2021-01-17. USA)

mirrorWindowCover作家哈金曾经说过:對汉语寫作者而言用英文寫作是很難的。那就像蓋房子:別人蓋房子,就地取材就可以了,而你卻要連牆磚這些基件都要自己動手。
他甚至認為:如果你的慣有思維已經在一種語境中駕輕就熟,大可選擇更讓你遊刃有餘的語言去寫。他坦诚他尝试英文寫作完全是職業和生活双重压力所迫。
我不知道诗人安娜對此會不會有不同的感受。安娜的第一職業是IT工程師,她說:寫詩、詩譯、辦詩課堂完全是興趣使然。似乎並沒有“被逼迫”的成分在裡面,憑著一份對詩歌的單純的愛,她一次次去到大師中間汲取經驗並敢於用她略帶口音的英語大聲朗誦自己的詩。用字正腔圓的中文演繹他們的詩。安娜詩譯中精選出來的四位詩人有著各自不同的詩路詩風和彼此無法替代的語言特質:莫莉詩歌中格律有致的古體詩範,莫里茨詩歌中略帶哀傷的迷幻詩境,愛麗絲的個體至愛於宇宙星體間的微妙關係,喬治與先人的對望中,極富哲理性的思索。安娜的翻譯都將其中的詩眼一一細緻地勾勒了出來。
而在整個翻譯過程中,安娜不僅是一個忠實的讀者,也展現了她的詩人本質。因為唯有好的詩人才能將詩之聲韻氣息、重音低調把握得如此恰到好處。也唯有
好的讀者才能把自己藏身到原作者的語境中去思考,把原詩中的精魂邀了來,到譯本中作客讓兩個代表不同文化的靈魂成為朋友,還原和傳遞最本真的詩歌意涵,而這才是安娜以為的最有意義的事了。正如她在英文詩歌所寫道的:
「現在我看著葉子和果實,
石子和星辰,
每一個都是一首新詩。
我也咬到了它多汁的果實。」
就此而言,無論是“被迫”還是自投“詩歌”這張大網的,只要樂而為之,並把他們當成一門藝術,一門學問,
並且持之以恆地去做,都會結出好的果子來的。
 
Vivian雯 2021/01/10 於紐約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inese Poetry, Poetry, Publish, Reviews, Translation Corner.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