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阿九—温哥华之旅

车疾行在高速公路上,
大提琴的乐曲一路飘扬。
我们都沉默着,看华灯初上,
看前方山峦绵长。

偶尔,谈起了昨天,阔别多年的故国。
谈起人生,未来,和惶恐。
你不回避一周前友人逝去的伤感,
说,以后去新疆支教,就在遥远的山区住下来,
或老去。
这辈子我们的杯子里盛满拿来的快乐,
你说,很希望以后可以回赠。
看边远孩子天真的脸,求学的欣喜
就这样简单和满足。

我没有看你,却看见比星星更亮的心。
我听见自己在说,我们相约吧,
十年,在那遥远的天边,
几个或更多的好友一起去支教。
白天带着孩子们,
晚上我们再谈诗叙旧,
悠悠地老去,简单而快乐。

夜色沉沉,
我们的车一路疾行。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Poetry.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