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特德修斯的月亮

月亮,我坠入了你的爱河。
看着你好似羞涩的艺术家
退回到夜幕里。
聆听着秋夜,你悄然
出来,手里拎着一个圆桶。

月亮,他们都已离去。
独留下你照看着
夜色里的长河。
多少年过去了?
你看着小小的村庄
成为漂浮的岛屿。
在行行的窗户之间,
黑夜流动,而我难以成寐。

我多想模仿李白,
依着他的长衫漫舞,
伴着燃烧的心轻唱。
每晚都来邀请你共饮。
美酒不会干涸,
而李白沉没在银色的河水中,
再也不见身影。

月亮,提起你的圆桶,
再一次出来吧,
我会安静得不弄出半点声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