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舞会 & 晚安

两首诗发在诗日历上

舞会

原地转圈,
我们成为舞池的落单者。
我们的道具更像沉默的宣言,
你执白,我执黑,
一局下到中盘的棋。

不断地错过快三,
慢四,我们还在执迷
为什么而舞,以什么而舞。
仿佛舞就是一种胶质,
无法逃离的窒息,
冰雨水火交错在一起。

在我们站立的空隙里,
风不停地拍击
我们摇摆的棋。

晚安

再一次想起洋葱,
我正啃一颗金色的苹果。
褪了皮,我有点惋惜那光滑的纤质。
我的心脏需要一点暖色的补充,
持苹果手机的人们互道着缥缈的问候。

哦,祝你健康快乐。重复着
却无从定义,就像此刻
好想和你说一些笑话和往事,
却总觉得像褪着洋葱的外衣。

遥远的街灯一盏盏熄灭,
这楼阁里落寞的静物画
比我的果盘落寞。
新鲜如一的绚丽多了更深的
阴影,我渡过来渡过去
晚安,这样简单的语句。
而朝阳隐在某处,
片言只语的沉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