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行 (3) 湘江边的一条鱼

 上到顶楼,电梯只用一分钟。
游过一条河,要用七七四十九天,
或者更长,七年,七旬,甚至一个世纪。

从长江源头出发,颠簸流离,
每条鱼各有各的命运和航向.
或跳过龙门,或落入渔网,
有成为盛宴上的佳肴,
有潜伏敲打的木鱼,
更有追随汩罗江的足迹,
企图在诗海中点亮黑夜的眼睛。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为打捞海子留下的夜明珠,
我们相约于未名湖畔。
岁月如流,心却永远青春。
我们咏唱着澄澈透明。 

没有金鱼的波光粼粼,
也没有木鱼的圆滑世故。
肌肤下满是可触摸的伤痛,
我们呼吸着自己的心声。

抵达天堂,只要一首诗歌
和一颗纯洁的心,
我看见上帝和我们一起游泳,
游过多少个世纪,
依然展望黎明。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