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我的诗歌 -应邀去电台谈,所以整理了一下

healthreportAnna我想我的诗歌创作是一种潜意识的中国传统文化和西方现代诗意的多元结合。因为离开中国后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我们需要不断学习和寻找方向,很多时候无依无靠,就更渴求精神文化。2003年我尝试英文诗歌创作,不自觉地把东方的诗意带到西方简单直接的自我表现和个性追求中, 所以我的诗歌以东方古典意境和朴素自然的情怀深得西方诗歌界的好评。东西方文化的差异以及生活点滴都成了激发我的灵感。比如对鱼的意象不同理解,对月亮的不同描述。鱼,月亮,镜子,河流以及树等自然景物在我的诗集中不断出现,但不是一种重复,而是反映着我写诗的历程以及对内心世界和外在世界的感知的提升。我用诗歌建构一个诗性世界,同时它又成为一面镜子,以诗性来审阅我的灵魂,观照现实生活。诗歌帮助我重新找回自己,让我恒有一颗纯净可爱的童心,这让我感觉到希望,感受未来的美好。我珍惜每一个这样的片刻,努力去捕捉这些诗意的瞬间。诗歌带来精神的自由和富有,让我以一种敞开的姿态,接纳生活,感受世界。虽然很多我的诗也会有感伤,会大量使用黑白、午夜、月亮、画布、相框、飘零、伤痕之类的词语,以此展开转瞬即逝的生活经验和现实的无奈,但正是因为在乎,所以更多地去描述,重现那些时光和自我本真的所在,用灵魂去提升生命的爱与美。

作为移民,我的诗歌当然会表达移民的心态,比如“根雕”

这棵树在锯声中倒下,
不久就要连根拔起。
经一双精巧的手慢慢雕凿,
它重现地底下的苍虬。

将死却益发刚劲的枝 ,
逃过了无数次雷击 ;
如今休憩于人们的顶礼 ,
凝成美和生命的定格。

转身,我们捂紧被冻土
层层包裹的心,
一次次移植,
不为人触摸的沧桑。

作为游子,总是难忘故乡,所以同学的一封来信,让我回忆往事,很快写了“峦山之行”:

二十年后的今天,

你来信问询,
记否峦山之行?

说那青翠的山林,
郁郁葱葱的心情;
说那乡土的地铺,
野旷天低的星云。

光阴的流逝
刻在了久远的记忆里。
如今的山林
空落得映照自己的身影,
那溶洞还是深不可及,
只有风和着潮涌,
或明或灭的烛影里,
你听见足音飘远…

沉沉的字句
抖不开夜的黑,
你说,
回味是重聚的黎明。

还有这首回乡心切的感觉:

从多伦多到北京到上海,
广义相对论认为空间是弯曲的,
更广义一点, 你知道你从来没离开过。
对于远方和家乡, 你的笔会画上一个圆,
更近去看其实是一个人。
她的头发象树枝茂密,一群蓝鸟在里面安静地做巢。
她的眼睛是后山围绕的湖泊,你记得在那里漂过水花。
饱满的月亮是她的脸, 挂在你树影婆娑的前院。
羞涩时会藏起来并且披上薄纱。
你曾经夜深难寐,画饼充饥。
这时你会添上四肢, 就象漫长的河流以及纵深的经络。
并且贪婪地把诗经的句子取了一瓢又一瓢。
难以涂抹的永远是中间的那座城堡,那就是心房,
你听得见天坛的回音, 久叩的门响了又响。

移民的经历让我不断成长,可以在另一种文化环境中审视自我,开拓自我,然后在文化交融中去体验和完善自我,感受生命的爱与自然的美。读中西方诗人的诗歌,我会为不同的诗意赞叹。 例如“读特德修斯的月亮”让我很惊讶,他描写月亮像羞涩的艺术家在夜里拎着装满牛奶的圆桶出来,自己却隐身,而我们看到的是白晃晃的月亮。而我们的中文古典诗里月亮有她的美丽的神话故事和乡思情节。尽管表达的方式不同,但美是普遍的,相通的。每每看到美丽的月亮,我就想到这么多名人伟人也好,普通百姓也好,都在感受着自然的神奇和美丽。让我珍惜生命。所以写了这首:读特得修斯的月亮

读特德修斯的月亮”

月亮,我坠入了你的爱河。
看着你好似羞涩的艺术家
退回到夜幕里。
聆听着秋夜,你悄然
出来,手里拎着一个圆桶。

月亮,他们都已离去。
独留下你照看着
夜色里的长河。
多少年过去了?
你看着小小的村庄
成为漂浮的岛屿。
在行行的窗户之间,
黑夜流动,而我难以成寐。

我多想模仿李白,
依着他的长衫漫舞,
伴着燃烧的心轻唱。
每晚都来邀请你共饮。
美酒不会干涸,
而李白沉没在银色的河水中,
再也不见身影。
月亮,提起你的圆桶,
再一次出来吧,
我会安静得不弄出半点声响。

东西方的不同在很多方面挑战我们,也给我们启迪。中国国画的留白,意境和西方油画的色彩丰富的对比都对我诗歌创作有所帮助。中文诗的含蓄和英文诗的直接开放在我双语创作中能真切地体会到,我写的一些静物诗,就借用西方油画色彩和东方的含蓄来表达细微复杂的情感。 比如“苹果和梨”

苹果和梨

除了苹果,我对梨有别样的感觉。
我在餐桌上摆放它们,却舍不得品尝。
渐渐它们从桌上退去,上了墙上的画框。

偶尔它们出现在我的梦里,
同时出现的一个是我亲密的
爱人,另一个却很陌生。
他们靠得很近,就象
在画中,光泽辉映, 阴影交叠。

透过深瞭的眼神, 我不自禁伸出手,
却每每梦醒。
水果的乳酸味就这样
在清凉的夜色中蔓延。

诗歌与现实的交汇,也是光亮和阴影的交融,这可以说也是一面镜子,这面镜子是水做的,

命运会一次次打碎它,

但时间会一次次抚平。

就像诗歌在天空照亮内心的那个孩子,

那个纯净的独自拾穗的孩子,

可以真实得忘我,也可以映照他人。

_________________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