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詩友孤山梅雨的贈詩讀星子安娜詩:“家父的家譜圖“

那棵綠葉綻放的家族大樹
你奇異地,橫斜出梅花一朵
彷彿金星變形的暗香
飛身遙遠北方異域,
衡門棲遲,朝夕詠絮
希冀織成桂冠

這讓盤踞根基的父親不解
為何主幹變出軍官兒子
側枝繁衍成學者女兒
唯獨你,是樹的小小叛逆

所幸,你繆斯的裙裾
包裹了海外工程師的身姿
於是父親的微笑不再苦澀
儘管他並不清楚,古今有多少
癲狂落魄,居食無依的詩人

偶爾出個天縱之才吧
李白被賜金放還
拜倫客死希臘革命
阿赫瑪托娃受盡極權折磨
哈特。克蘭酒後縱身墨西哥灣

如今的你,早有了自己的捲軸之樹
天時地利是四季雨露
而你的詩心與堅持,是陽光
是夜鶯吟唱在雪霽黃昏
是北極光點燃,年復一年的靈感

不必感嘆世上的家譜
擅今還是父系製傳承
從意大利的美締奇
到東晉南渡王謝
血統的純真與變異
奇蹟過多少歷史興衰

但是你,一顆熠熠發光的綠寶石
早已穩居父親墨跡化開的
血緣之樹上
無需,刻意標記

(孤山梅雨己亥冬末)

 

圖為她在加拿大讀新詩集的詩以及參加2019冬季加拿大南京大學多倫多校友會聯歡活動的照片。

reading.jpg

Comments are closed.